Welcome, visitor! [ Register | LoginRSS Feed

Premium WordPress Themes - AppThemes
 

$1,550.00

并不断进入这一领域

  • Listed: June 5, 2017 7:01 pm
  • Expires: This ad has expired

Description

农业秸秆焚烧困扰大气污染防控“十一”假期过后,北方多地再受雾霾侵袭,此轮雾霾让农业秸秆焚烧成为“众矢之的”,也让公众再次聚焦这一政府管理难题。 每年秋季,随着粮食收获接近尾声,宝鸡工业冷水机,各地农村进入秸秆焚烧高峰期。国家环保部通报称,近两周在20个省(区)共监测到疑似秸秆焚烧火点862个,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,污染防控形势严峻。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每年都会产生上亿吨农作物秸秆。把收获剩下的秸秆烧掉是农村长期沿用的处理方式,一来省去了处理时的搬运劳顿,二来干脆利落且还方便。 虽鲜有公开表述阐明秸秆焚烧与当前较为严重的雾霾的直接关系,但其对大气的污染显而易见。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表示,在气象扩散条件不利时,秸秆集中焚烧会助推雾霾天气发生。 尽管各级政府下禁令“围堵”,用政策疏导秸秆利用,但在秋季和春季焚烧秸秆集中期仍难以禁止。此前,辽宁、河南等地已分别有人因烧荒引发大火而被拘留、罚款甚至判刑;一些地方划定秸秆禁烧区,组织人员对秸秆焚烧进行“围堵”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 作为粮食主产区的黑龙江省玉米正处于收获期,哈尔滨市双城区一位农民说,当地焚烧秸秆集中在10月末到11月初,由于一些人家地里的粮食还没收完,“现在还没烧”。 这位农民说,一部分秸秆捆了回家当柴火烧,剩下没用的就烧了,淄博导热油锅炉,不烧没办法,不然影响来年耕种。去年白天有人看着不让烧,就趁后半夜去点,放一把火就走了。 其他粮食主产区已进入秸秆焚烧高峰期,环保部18日的通报称,从秸秆焚烧火点强度看,平均每千公顷耕地面积火点数排序为前5位的省份依次为辽宁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吉林。 绥化市一名官员曾在环保部门座谈时表示,秸秆焚烧在基层很难全面禁止,一方面是农民意识不足,跟村干部躲猫猫,另一方面基层执法无依据,工作难度较大,甚至还加重了基层干群矛盾。 有专家测算指出,目前在国内无法利用而被焚烧的秸秆量大约占总量的30%。这部分秸秆之所以难以处理,只能是因为经济上不划算。和焚烧相比,收集运输处理的成本过高,所以农民宁可冒着被抓交罚款的风险去点火。 各级政府一直以政策、补贴等方式,引导秸秆用作饲料、肥料、种植食用菌基料、燃料等,期待发展相关产业带动农民、企业等从秸秆利用中获益,解决焚烧问题。但是,部分产业和企业靠财政补贴生存,在补贴撤出后成为“盆景”,缺少市场生命力,也背离了秸秆利用的初衷。 瞄准秸秆市场前景的黑龙江省辰光能源有限责任公司,今年起只生产秸秆固化成型设备,提供技术方案,而放弃了自己做成型燃料的链条。公司此前成立过基地做秸秆成型,但受煤炭等能源价格走低影响,秸秆作为能源没有成本优势,晋城电加热导热油炉,尤其在收集环节,分散的秸秆带来较高的人工和车辆收集成本。 “市场化行为目前没有建立起来。”公司总经理宋永春说,他们此前建立的基地很难见到效益,基本是倒贴,尽管也享受到政府补贴,但企业生存不是靠政府扶持来的,政策补贴“能供一饥,不能供百饱”。 但很多人还是看好秸秆利用的前景,并不断进入这一领域。黑龙江华汇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这个月刚注册成立,承德冷冻机组生产厂家,总经理徐善文表示:“目前秸秆利用遇到的问题,难以完全依靠有限的补贴来解决,更有生命力的做法是需要市场化行为来予以探索和完善。” 徐善文说,通过科技和产业带动这一环保问题的解决,从设备生产制造、工艺到商品销售等,调动起产业链条各个环节的积极性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这很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增加

发展循环经济

James P.Leape

但该项声明仍期望航空部门能够参加欧盟的排污权交易体系

Ad Reference ID: 147593547e3b7c7d

85 total views, 1 today

  

To inquire about this ad listing, complete the form below to send a message to the ad poster.

Sold Ads